2019年送彩金网站大全

2019年送彩金网站大全
文博天地

文博天地

首页 > 正文

文博系2019级本科生专业规划座谈会纪要

时间:2020-01-15 09:49:21  作者:  点击:

 

202017日下午1点半,志愿分流进入文物与博物馆学专业的19级历史大类学生于仙林校区学正楼418会议室参加分流前专业座谈会。系主任王志高老师、郭卉老师和陈曦老师与同学们围坐在会议桌周围,畅谈理想,展望发展,解答问题。当日,窗外正飘着萧瑟冬雨,会议室内却格外温暖,与老师们之间亲密的谈话使同学们如坐春风。

首先,同学们进行了自我介绍。参加本次交流会的二十多位同学来自五湖四海:有中国西端的新疆,有中国南端的香港,有南京的“土著”居民,以及洛阳、徐州、宿迁、山西、山东等地的同学。除此之外,这个温暖的大家庭中还迎来了一位马来西亚的留学生。但无论他们来自何方,将要走向何方,聚集在这里的菁菁学子,都怀着一颗热爱文博的心。

在同学们互相熟悉之后,王志高老师向大家分享了两篇优秀的导论作业。第一篇是张炅晨同学的,她在文章中表达出自己对于文博专业的理解以及和文博结缘的过程,并做出了未来规划。第二篇是林依玲同学的,她讲述了自己与文博之间“美丽的意外”,并希望借着这个意外,努力地在文博专业发光发热。王志高老师表示,他和他的师弟北大考古文博学院院长孙庆伟教授与文博的相遇,也曾经是一场意外,但这个意外却十分的美丽。同时,王志高老师鼓励同学们表达真实感情,或许大家对专业、对未来还处在一种朦胧迷茫的状态,但这种状态,恰是最真实的。

在听完两位同学的分享之后,王志高老师送给两位同学自己研究南京明代名臣张瑄的两种书籍,并在扉页上签了字,希望两位同学继续努力。此后,王志高老师表示:夏鼐先生曾说,历史和考古是一辆车上的两个轮子。而在他看来,考古更像是翅膀,可以带着这辆车飞起来。这一对专业的解读使同学们感到新鲜而有趣。

交流会的第二个环节是交流解答。同学们都踊跃发言,真诚地道出自己内心的疑惑:对专业前景的迷茫,对历史学习的困惑。

首先,作为文博班级“稀有”的男生之一,王月同学提出了“文博专业的学硕和专硕有什么区别”这一问题。老师们对于刚刚入学的大一同学就已经有了考研的想法很欣慰,王志高老师就二者的就读时间、专业偏向以及高校招收计划等方面做了详细的区分。

其次,刘家轩同学表示,自己在高中时期是一名理科生,想知道文博专业是否适合理科生,以及自己在大一上学期学习历史有些吃力,想知道该怎么补上来。对此,王志高老师表示理科生一样适合就读文博专业。陈曦老师向他说明,文博专业需要很多的理科知识,如一些科技考古就需要理科生来完成,并相信他能够做的很好。郭卉老师列举了上两届的同学将科技与文博结合并做出成果的例子,给了他很大的鼓励与支持。对于历史学习,王志高老师强调要掌握学习及研究方法。

陈祖滢同学表示自己很喜欢博物馆方面的知识,很想了解博物馆学开设的课程。对此,王志高老师笑着和同学们说,博物馆学不只是讲解而已。郭卉老师告诉同学们,博物馆学是一个很大的体系,包括设计、策划等很多内容。这方面课程主要由她和黄洋老师负责。

冯安妮同学询问了在本科阶段是否有机会去考古工地和博物馆进行实践。郭卉老师表示,未来会带领同学们去相关地区考察,在寒暑假的时候同学们也可以自行去博物馆或者考古工地实习,或者做一些科研项目。冯安妮的第二个问题是有关文物的鉴别与修复。陈曦老师表示,文物鉴定是一项比较困难的工作,而对于文物修复,同学们在本科阶段的学习更偏向于理论而非实践。

刘沅欣同学表示自己对历史不太感兴趣,想知道这样是否会对文博专业的学习造成影响。王志高和郭卉老师表示,文博专业可以与多个学科相结合,有的对历史学习要求不高,有的则需要与历史学习紧密结合。

来自新疆的阿依曼同学告诉老师们,自己想以后回到新疆发展,想知道文博专业在新疆发展的机会是不是很大。王志高老师对她的这一理想充分肯定,表示如果她毕业后去新疆发展,一定机会很多。王老师告诉她,新疆是“一带一路”沿线重要地区,各类文化遗产极为丰富,越来越受到各级文物部门的重视,新疆的文博事业必定前途无量。

栗瑜巍同学表示自己不知道今年过年回家该怎么和亲戚朋友提起自己的专业。郭卉老师鼓励她,只要自己感兴趣,这就是个慢慢说服父母的过程。三位老师都表示,文博专业有很好的发展前景,并列举了我们文博专业近年毕业生的情况,无论是考研率还是出国率,文博专业在全校都名列前茅。

最后,周瑾瞳同学表示自己想了解一下大概的专业课程安排。老师们详细地介绍了未来四年的相关课程,使同学们对即将启程的文博之路充满了期待。

座谈会结束以后,外面仍是寒风凛冽,但同学们内心更加温暖。他们的心中充满了澎湃的热血,充满了对文博的热爱与期待,充满了对老师细致关怀的感动。通过这次座谈会,同学们了解了文博专业的前景、即将学习的内容,以及自己所需要做出的努力。相信他们必将以文博、考古为翅膀,在未来的道路上飞得更高、更远!

文:张炅晨   整理:陈祖滢(19级本科生)

 

 

  

下附张炅晨和林依玲同学的文博导论作业:

 

一、对于文博专业的思考与未来规划

张炅晨        02190416

我还记得当我把选择文博专业这个计划告诉我的高中同学时,她反复和我确认:“你真的不打算转专业吗?”她的这句话让我很迷惑,就像4个月前我接到南师大录取通知书时,我们家亲戚感叹一句:这个专业不太好啊。一样的令人迷惑。我很好奇,评价一个学科好与不好的标准到底是什么?后来我似乎明白了,是专业知识转化成金钱的速度,这样看来,文博似乎是挺吃亏的,因为我相信每一个进入文博专业的同学,都不是为了快速致富。一个不恰当的比喻,考古的赚钱能力还不如去盗墓,考古发掘出文物似乎不是以赚钱目的的一项活动。所以,我忽然理解了为什么民间总是把考古和挖宝联系在一起,把文物研究和鉴宝联系在一起,总之是离不开“宝”,脱不开“钱”,这套世俗功利的评价体系功不可没。

如果再过上几年,回首去看我的大学生活,或许我做过的最正确的一件事之一,就是去随园听了那两场讲座。那天,我翘了中国古代史的课,早上5点起的床,匆匆忙忙搭上地铁。好在最后到达600号楼报告厅时,还有两旁走道的位置可以坐。第一场是魏晋十六国北朝墓葬,韦正教授有讲到他和学界其他研究人员的一些互动,我忽然很羡慕这样的一个学术圈,我忽然理解了什么叫做学术氛围,惊异于人生还可以过成这个样子,可以将工作与热爱结合的这样完美。尽管那时由于我的知识层次问题,很多名词我还无法理解,但我只想坐在那里,一直听下去,不是为了记住什么知识点去应付考试,也不是想应付一场讲座保住自己的学分。我第一次有这样的感觉,尤其是对于一个刚从应试教育制度中脱身的大一新生来说,那是一种纯粹的热爱,它可以使你不去思考世俗上让人很烦恼的评判体系。所以,与其说文博是一个专业,我更愿意称它是一个桃花源,一个乌托邦,是一个在我深夜灵魂被重重枷锁捆绑地焦躁不安时的一剂镇定剂。

后来我去读了王志高老师给我们推荐的《感悟考古》与《考古不是挖宝》,如果说那两场文博讲座是把文博在我心中的形象神化的话,那么,这两本书则是告诉我,文博专业很平凡,它不是高不可攀的阳春白雪。它们告诉我,考古队日常的工作是什么,在哪里吃,在哪里睡,甚至是在哪里上厕所。告诉我怎么和土打交道,怎么和人打交道,即使是考古发掘这样一个学术性质很浓的工程,依然躲不过和个人,和社会,和政府打交道,完完全全地醉心于学术,从实际角度上来说是不现实的。每一项学术成果的背后,是学术,是世故,是心态,是人生。文博专业不是象牙塔,不是让我与世隔绝的桃花源,它是让我在热爱中转变思维的一个契机。我素来知道成长是一件很令人痛苦的事情,但若能以热爱为屏障,在从事自己热爱的事情中得到锻炼与成长,那便是水到渠成,再好不过的事情了。

在后来的导论课上,王志高老师给我们讲了南京颜料坊出土木屐的相关研究。那天我坐在了第一排正中间,惊异于细致到木屐边上系带摩擦出的痕迹的研究。我曾在《感悟考古》一书中浅薄地了解过考古所要用到的分类学与地层学,但确是第一次亲眼看到这两种方法是如何与考古研究完美融合的。

所以,这也是我喜欢并选择文博的原因之一,它的包容性很强,可以与各种学科相交融。就像是颜料坊的木屐,确定它的性质,用法,类型以及系带方法是一个推理思考的过程,是在大量文献与经验的积累之下,推翻一次又一次的猜想,进行一次又一次思考而得出来的结论。这完全地打破了我以往对于文科只要求死记硬背的印象,它是理性的,是注重逻辑的,它内部逻辑关系的严密性不比任何一个理科学科要差。像碳14测年,古地磁方法,遥感考古等,他们都是考古学与理科类学科交叉的成果。而在考古发掘时的拍照,绘图等工作,又是与艺术紧密相连。大学四年,我想去了解不同专业的知识,扩充自己的知识面,培养自己不同学科的思考方式。但在文博专业面前,好像没有“其他”专业可言,因为每一个专业的知识都与它紧密相连,它们不是“其他”,而是“分内”。学习最终的结果不在于考试成绩,而在于运用,如果能够运用其他专业的知识,对文博研究有所帮助,那自然是再好不过的结果了。

学习的意义是什么?对于高三时候的我来说,是理想的大学,是稳定的工作,是父母的笑脸。而当现在,已经进入理想大学的我,再去思考这个问题,是不一样的答案。在我个人看来,学习的意义在于不断纠正自我从前的偏见与错误,并拓展自己的边界与极限。随着知识的积累,当我们将自己的边界拓展到学术的边界时,我们便可以去纠正学界内的偏见与错误,提出自己的观点,拓展整个学术界的边界。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的某种观点,可能会改变全人类的认知。而文博专业,又是最容易做到这一点的,因为它讲求实证,我们通常的认知,会因为一件件出土的文物而被颠覆,最终,我们将无限趋近于那个历史真相。

最后是我的学业规划,大一的第二学期我会通读一些文博专业书籍,并打好历史基础。在大二大三期间,找到自己的兴趣点进行专门研究学习,培养自己疑古创新思维,提出自己的相关见解。寒暑假期间,我会努力去找相关博物馆及考古工地进行实习,在我看来,考古学除了理论知识,实践是很重要的一个部分。大四我将准备考研,继续探索文博专业的边界!

 

二、我的专业志愿与规划

林依玲 02190124

 

在高中三年里,我最大的梦想便是入读汉语言文学专业,当一名中国语文老师更是我一度的理想。在准备的高考阶段里,每当学习累了,就会在脑海里想象着自己完成了汉语言文学本科学习后,或是先读研,或是直接投身教育事业,终是成为了最理想的自己。这样的一段幻想,是我当时的一种放松手段,更是激励我学习的动力。

而当收到高校的录取通知时,我内心纠结并挣扎了好一番。有幸地,我被南京师范大学的文物与博物馆专业,以及暨南大学的汉语言文学专业同时取录。按常理,一直梦想着学习汉语言的我,应当很坚决地选择后者,尤其我身边的师友也认为后者更适合我,建议我认真考虑。可我的心还是偏向前者,到底是什么让我义无反顾地选择了就读南师大呢?这个问题直到现在我还会不禁地问自己,但我心里还是有答案的。不论是南京这个地方,抑或南师大本身,还是文物与博物馆这个专业,都是不容我拒绝的原因。

历史文化底蕴深厚的城市一直都是我最向住的地方。南京,长江流域,六朝金粉之地,保存了华夏文化,拥有着厚重博雅的人文,金陵文化的魅力实无可抵挡。文物与博物馆学于我而言是相当陌生的一个专业名称,毕竟在香港并未有开设这个专业课程。依稀记得第一次看到这个专业名称是在偶然浏览北京大学的招生网站时,当时觉得很是惊喜,博物馆跟文物恰恰是我感兴趣的,而这个兴趣还是可以作为专业学习。想到小时候到中国国家博物馆的兴奋与澎拜之情,以及后来每到不同国家旅游都必去拜访当地博物馆,从文物中感受当地文化。内心深处就有一颗“文博”的种子种下,在我还没发现时,就已经默默地发芽成长了。而这颗种子在冥冥之中指引我靠近文博。

命运的安排很是奇妙。

我是经内地高校对香港免试招生入学的,在年初的时候便把文物与博物馆专业填进志愿里,查询录取结果时也是显示的文物与博物馆。至此,文物与博物馆学七个字就深深刻在了我的脑海中。不过,并未想到历史和文博都已归入大类招生。其实我在入学前并没有对这学科作太多的查询,从高中升到大学,有着太多的的转变,也对前路感到迷茫,不知去向。加上,原本坚定要读汉语言文学专业的我,一时也撇不下这个信念,一心想着要转专业。但也好在大类招生的设计,令这一个学年以来的学习都涉猎了历史与文博的各个范畴,导论课更是能帮助我们了解历史或文博的背景、内容、发展和前景。经过将近半年来的学习,我认知到历史跟文博所涉及的范围其实非常广泛。读历史,可不单单是去记住人类社会过去的事件,更是要试着诠释和研究各种相关的知识。社会学、人类学、心理学、地理、文字与文学等,似乎都能与历史关联起来。而文博和考古包罗万象,拥有无限的发展空间。慢慢地,我放下了原先的执着,要在历史和文博方面发展自己的兴趣和志向。

调整好心态后,我便要绘就出一幅蓝图,按着规划脚踏实地,一步一步走,不使努力白费。高中时所学所考的范围皆有局限,是为考试而学,无可避免地觉得沉闷枯燥。而在大学里,已经选定了专业方向,自主学习的模式使我们可以自行分配时间、安排行程。因此能够醉心学习专业知识。上了大学后会发现,学习远不只课本知识,老师们在课堂上除了讲授课程规划里的内容后,更是推荐各种书单,以拓展专业知识。所以,我们不能局限自己的学习范围与空间。

大学是个特别好的学习平台,尤其是在创新与实践方面。现在社会重视知识型人才,更重视集多种技能于一身的人才。所谓技多不压身,多一样技能就等于多一个机会,多学点知识和技能有利无弊。所以我想借用大学这个平台,涉猎更多方面的知识与技能。我一直认为语言是人与人之间产生连接的最好桥梁,也是了解他国文化的重要工具,所以我准备重新学习一门外语,并用这门外语学习其他国家的历史和文化。另外,各类的实践活动也不能忽视,包括志愿活动和实习。志愿方面,我会争取在博物馆讲解的机会,给别人讲解历史和文物知识何尝不是自己的一次学习和复习的机会呢,而且还能实地感受一番所学专业的氛围。实习方面,积极在寒暑假找实习的工作,既不浪费假期时光,也能在工作中有所收获。

深造和未来发展方面,我暂时未有很具体的规划,毕竟未来的谁也说不准,人生路途上总有意想不到的事物,影响着我们的决定。不过,我还是有一个初步的方向。我会努力争取考上研究生,条件若是允许,我必定会选择所读学科水平评估等级更高的学府,如此才不会固步自封,而是不断挑战自我。而未来的发展方面,希望尽可能就业于跟专业相关的行业,不忘初心。

年少时一场美丽的误会或可成为终身的不解之缘,期望我能与这场缘份一直并肩走下去。

版权所有:2019年送彩金网站大全

访问量: